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皓首回眸思教泽,心香一瓣报师恩

2013-03-29 15:45:10 作者:陈镇邦 审核:金国望 来源:宣传部 浏览次数:0

熊大仁先生是我国水产界知名教授,珍珠养殖权威专家。20世纪60年代,他曾担任母校副校长。1963年,我就读于母校,有幸亲睹先生风采、亲聆先生教诲。作为学生,我接触先生的机会是极为有限的。但记忆所及的二三事,却足以折射出先生师者的情怀、学者的风范,凸显出先生的人格魅力。

熊大仁先生作为副校长,亲自到宿舍探望学生,在我们那几届学生中是广为传颂的。记得第一次见到熊大仁先生是在我到校的第二天。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们正在借住的宿舍(原湛江气象学校)收拾行李、整理内务,这时进来几个人,先进入的是一位童颜鹤发,面色黧黑,五十开外的长者,他身穿白衬衣,脚踏凉鞋,满面春风,进门便跟我们打招呼:“同学们辛苦了。”我们连忙让座,那长者及几位来人就坐在我们的床上跟大家扯起了家常。他逐个地问我们是哪里人,如是珠三角人,他就讲白话;如是客家人,他就改讲客家话。当他用客家口音“乜介”“乜介”地发问时,引得大家发出一阵阵笑声。我们原来是紧张局促的,但在阵阵笑声中渐渐地松弛下来,大胆地跟这位长者交谈。他赞我们考上大学不容易,勉励我们安心学习。有些同学对学校“茅棚当饭堂,宿舍租来住”的生活环境有意见,他就给我们介绍学校的历史与现状,他指出我们学校是在战胜困难中发展起来的,困难是暂时的,学校将由省办转为中央部委办,饭堂、宿舍会有的,师资设备也将好起来,大家都满意地笑了,他们一行也在大家的欢笑声中离开,到别的宿舍去了。就这样,他挨门逐户地走遍了新生宿舍。当同楼的师兄指着那汗涔涔的背影告诉我们,那位长者就是熊大仁副校长时,我们惊讶地简直不敢相信,因为早先听说一些大学的校长是念了几年书也不一定能见上一次的,而我们的校长却在我们到校的第二天便专程来到了我们的宿舍和我们谈心!我们从此安下心来学习,因为我们有这么关心学生、师德高尚的好老师、好校长。

熊大仁先生校务工作繁忙,肩负科研重任,却还坚持深入教学第一线。他曾给我们班上过几节动物课。课堂上,他以渊博的学识传递他对水产事业深深的爱。他满怀激情给我们介绍祖国的水产事业,无论是文昌鱼的发现,家鱼人工繁殖的成功,还是甲鱼、乌龟的药用价值,珍珠的养殖发展前景,他都娓娓道来,如数家珍。祖国水产的丰富资源,水产事业的广阔前景,经先生的阐发更充满魅力,吸引着我们投身祖国的水产事业。先生还曾亲自编讲义。我手头至今还保留着先生编写的《动物学》讲义油印本。记得我们曾不解地问先生,为什么有了教材还要那么辛苦编讲义,先生告诉我们他之所以要编这本讲义,是因为讲义与原教材在某些动物的分类上有不同的见解,并且补充了一些南方特有的水产经济动物。坚持独立见解,注重联系实际,先生言传身教,导引着良好的学风。

在教学活动中,先生站在学科的前沿,高瞻远瞩,或针砭时弊,或洞悉先机,都有极强的预见性,深得学生敬佩。他指出不科学使用农药导致南极动物体内残存DDT的严重后果,抨击在生殖季节捕杀海龟致使海龟数量锐减的错误行为,在40年前就给我们上了重视保护环境、维持生态平衡的深刻的一课。他不但在海水养殖珍珠事业有所建树,而且预见淡水育珠有着广阔的前景。在当年就不失时机地在我校成立了全国第一个河蚌养珍珠小组,他亲自担任组长,编写了珍珠养殖的讲义,并以他从日本带回的插核工具为样本,设计制造了淡水育珠的插核工具,指派有关老师辅导我班同学开展河蚌育珠的科学实验。在他的指导下,河蚌养珍珠小组大胆探索,取得了一些可贵的经验。后来淡水育珠的得以推广,实发于先生,肇始于我校。

“自然科学工作者必须热爱大自然”是先生的一贯理念。先生非常重视临海实习,培养我们对大自然的热爱。实习地点的选择是至关重要、也是费煞苦心的事。先生曾策划硇洲岛临海实习,使我们学习到先生为人处事的态度。通过实习,更加深了我们对先生的敬仰。

硇洲岛西部沙滩遍布,东部礁石林立,不同的地貌,造就了生物的多样性,加上潮水的涨退,形成广阔的潮间带,其间的生物更是千姿百态,是实习的最佳地点。我们行走在沙滩上拾贝壳,潜入海底取珊瑚。看到了在水中挥动触手犹如鲜花盛开的海葵,在滩涂中进退自如犹如壁虎缘墙的弹涂;尝到了被礁石上的藤壶、龟足划破脚叉,渍入海水的痛楚;也感受到了在沙滩上挖到沙虫,在礁石缝隙捡海参的喜悦。亲历海滨的动物世界,使我们学到了比书本理论更为丰富生动的知识。当时,实习的生活极其艰苦。我们只能借住在简陋的小学教室或睡课桌,或打地铺。当地的跳蚤又多又凶,一蹦上身,咬得浑身满是疙瘩,又红又痒。特别是缺水,井水又苦又涩,做出来的饭难以下咽。洗澡得排队,等到深夜,还要跳到井里才能舀到水。就在最困难的时候,先生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凭着丰富的经验,他带来能有效杀灭昆虫的敌敌畏,带来浸制标本的药液。跳蚤很快被杀灭,我们终于睡上了好觉。我们辛辛苦苦采集到的标本也有足够的药液浸制了。我们都为先生的到来高兴。

先生不仅仅在生活上学习上对我们关心备至,对我们犯的错误也同样不吝批评教育。记得有一次,我和几个同学抱怨饭太难吃,没吃几口就倒掉,正好让先生看到了,他把我们叫到一起,给我们介绍当地用水历来紧缺的情况。他说,如今一下子来了我们几十个同学,用水更困难了。当地老百姓对此毫无怨言支持我们实习,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有意见呢?听了先生的批评,我们都羞愧地低下了头。先生转换了语气告诉我们,由于缺水,当地水稻产量不高,农民只能靠“做海”维持生计,潜水捕取鲍鱼便是具有当地特色的劳作。接着,先生给我们讲捕鲍的艰辛:成天泡在水里,潜入水中,风险大,收入却没有保证。说到这里,先生声音低沉地说:刚才我看见几个小孩捧着碗在吃东西,走过去问他们吃什么,他们竟是说“吃水”。先生学着用雷州话说了两遍“吃水”,见我们听懂了,叹了一口气说:“这里的老百姓只能喝粥水呢……”听着先生的诉说,我们惊呆了,为当地老百姓的贫困,更为先生的坦诚。要知道,在经常搞运动的那时,说这样的大实话是要担风险的。先生为教育我们,是“不设防”的啊,我们也惭愧极了。跟先生“哀民生之多艰”的平民情结相比,我们脱离群众的表现是多么的可卑啊。我们于是也更认识先生,亲近先生了。那天晚上,我们在月光下开了一个晚会。先生说,有些歌总也忘不了,可惜这里没有吉它可以演奏,大家就欣赏我的“土吉他”吧。于是他捏着鼻子为我们“弹奏”了一首黑人歌曲《Old Blackjoe》。听着听着,我的眼角湿润了。先生对底层的劳动人民是多么的同情,为教育学生是多么的投入啊!

“皓首回眸思教泽,心香一瓣报师恩”。转眼四十多年过去了,许多的人和事都随风而逝,然而先生的音容笑貌却长铭我的心中。先生的形象有如丰碑,愈远愈显,弥仰弥高。拿什么报答先生的教育之恩呢?唯有这四十多年不忘的忆念凝成的短文,唯有努力学习先生的为师、为学、为人!




(新闻副主编:金国望)
关键词:熊大仁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