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缅怀恩师曾呈奎院士

2009-03-30 09:25:28 作者:李伟新 来源:校报81期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二○○五年一月二十日,中国海藻学的奠基人、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我校名誉教授曾呈奎先生与世长辞了。他在身后留下了令后人高山仰止的不朽业绩,也给我们这些久承教泽的弟子们留下了无尽的怀念。

先生是我国最早研究海南岛和香港及其附近岛屿海藻资源的科学家。一九三五年到一九四○年间,为了考察海南岛清澜港至三亚沿海的热带海藻——粉枝藻Liagora的种类及其分布,他不辞劳苦地昼夜奔波在沿海一带。当时海南岛的交通很不方便,没有公共汽车,他只好乘坐华侨私人的小车。有时车上没有座位,他就挤在车的后部,提着标本桶站上几个小时,忍受一路的颠簸。有的地方没有公路,他又要只身跋涉小道,甚至要在没有路的地方开路前进。为了赶在涨潮之前或退潮之际抵达潮间带拾取珍贵的海藻,他常常是打着手电翻山越岭,啃着干粮紧走疾行。有的海藻生长在三至四米深的珊瑚礁上,他也不顾安危,潜水捞取。白天踏淤泥,泡海水,四处寻觅,晚上熬深更,睡半夜,整理采集所得,那种辛苦实在非同寻常。为了广泛采集各地的海藻标本,他不仅踏上了酷热的西沙群岛、海南岛、香港岛、万山群岛等南海岛屿,还把足迹印在了舟山群岛、厦门、北戴河、大连、烟台、青岛等地的漫漫荒滩,先后采回成千上万的标本。实践出真知,曾院士对各地海藻的调察和研究结出了累累硕果,他在国内学报和国际刊物上先后发表了近三百多篇论文,建立了不少海藻新种、新属。一九六二年出版的由他同张峻甫、张德瑞、郑柏林、夏邦美等教授编著的《中国经济海藻志》和《中国常见的海藻》(英文版)两本专著,是国内外海藻研究和生产人员的珍贵参考书籍。曾院士不仅是我国海藻分类和生态区系研究的先驱,而且在紫菜生活史及其养殖研究、海带养殖和南移研究等领域成就卓著。

出于对社会主义新中国的热爱和对中国共产党的拥护,解放后先生继续留在山东大学担任教学工作。为了更好地开展我国海洋科学研究工作,一九五○年他在青岛筹建海洋生物研究室。一九五六年党中央制定了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和海洋科学发展规则后,他积极响应和坚决执行,并在一九五七年把海洋生物研究室扩大为直属中国科学院的海洋生物研究所,积极开展海洋科学研究。

自上世纪四十年代从美国获得博士学位后返回国内高校任教,先生在七十多年的教书生涯里,为国家培养出大批海洋科学研究人员和专家教授,我国著名的藻类学家郑柏林教授就是他的高足。

一九五五年到一九五六年,我在山东大学植物系跟郑柏林教授进修海藻课程时,第一次听到了先生讲授“我国经济藻类”课程,还先后听过他作的有关紫菜生活史,海带培苗以及紫菜、海带养殖等方面的专题报告。先生的报告自然流露出对社会主义新中国教育事业的无比热爱和对十二年海洋科学发展规划的拥护,使我深受感动,并从此树立了献身党的教育事业和海藻科研事业的决心。最幸运的是,一九六○年到一九六一年间,我还在青岛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由先生亲自指导完成了一段时间的进修。在他精心和严格的指导下,我认真训练海藻形态分类,扎实学习海藻研究的知识和方法,为后来从事海藻科研和教学工作打下了较牢固的基础。他经常对我说,祖国丰富的海洋资源等待我们去开发,海洋科学事业大有可为,要树雄心立壮志,要勇于献身,如此方能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每当我想起先生的谆谆教诲,浑身就有一股活力和钻劲。

一九六一年到一九六五年间,我在著名藻类分类学家和红藻器官研究专家樊恭炬博士门下从事红藻生殖器官系统发育和藻类形态分类的研究工作。一九六四年到一九七五年间,我们一起合作发表了多篇论文。一九七五年樊恭炬博士不幸因病逝世,我为失去良师而悲痛万分,这时候,先生毅然答应指导我们将科研工作继续进行下去。他还特别向中国科学院和中国自然科学基金会推荐我参加《中国海藻志》(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重大项目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的编制工作,并向我校党委建议把我校教务处的丁镇芬同志调至海藻标本室管理标本,同时协助我的教学科研工作,此项建议得到了我校党委的批准。从那时开始,经过30年的执着研究,我们终于在二○○四年至二○○五年间先后研究清楚我国重要经济红藻如蜈蚣藻类和粉枝藻类(Liagora)等的分类单元。这些成果的取得,是和曾院士的领导和指导分不开的。

如今先生永远离开了我们,但他那献身科学事业的崇高精神将激励一代又一代海洋科学工作者和海洋教育工作者为振兴祖国海洋事业而努力奋斗。

关键词:曾呈奎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