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水产情缘——访叶富良教授

2009-03-30 09:28:26 作者:陈文溶、曾宇芬、张艳芳、蔡云霓 来源:校报88期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原以为把时间选在周末,能有幸一睹叶富良教授在家静享天伦的一幕,然而最终约定的地点却是在他的办公室。正在伏案工作的他,对于我们这帮“小同学”的打扰,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连声招呼我们坐下;和蔼可亲的笑容,让人甚觉温暖。

虽然拥有“水产动物增养殖研究室主任”,“农业部全国水产原良种审定委员会委员”,“原水产学院院长”等多个头衔,叶教授的办公室却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奢华:一张普通的办公桌兼书桌,一个茶迹斑斑的塑料茶壶,笔筒里插着几支廉价的圆珠笔,有一支笔的盖子已经不见了。书桌后面是一个大柜子,几乎占了办公室的四分之一,上面摆满了关于海洋研究的书籍。书桌的右侧是一个洗手台,铺着粗陋的瓷砖,洗手台上面挂着一条深蓝色的手巾。从简陋的办公条件中,我们窥见了叶教授那颗超脱世俗、宁静淡泊的心。

“我上大学的时候,正赶上全国经济困难时期。那时我们吃的包子可特别了,用豆腐渣子和点糖做的馅。不过味道不错……”说起读书时光,叶教授原本从容平静的脸多了一丝兴奋,“知道我最喜欢的运动是什么吗?”看着我们疑惑的眼神,叶教授乐了起来:“呵呵,是举重!”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我们都不由惊叹了。

攻读水产养殖这个专业,对叶富良来说只是一个偶然的选择。一心打算读医学专业的他,当年在一位学长的“欺骗”下报考了上海水产学院。然而一路走来,叶富良发现自己对这个专业积淀下来的感情已超乎当初的想象了。

自1965年从教至今,叶富良已有四十余年的教龄。四十多年来,他教书育人,诲人不倦,培养了无数的水产专业人才。在科研上,他主持参与的“军曹鱼人工繁殖和种苗规模化生产”研究项目获02年广东科技三等奖,“企鹅珍珠贝全人工繁殖、育珠与养殖示范和推广”项目在03年获湛江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对虾无公害养殖技术研究与示范”获04年湛江科技二等奖,可谓硕果累累。

叶教授研究水产,心系水产,关注水产,提及自己倡导保护中国鲎的事,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有“活化石”之称的中国鲎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海产药用资源,从它的血细胞中能分离出一种叫“鲎素”的抗菌肽,有极高的药用价值。鲎鱼生长周期长,从卵细胞受精至性成熟,一般需要13-14年。“现存数量本就不多,若再不好好保护,肆意滥杀,恐怕不久人类就看不到这种在地球上已存在2亿多年‘活化石’了。”

某日报曾刊登过一篇报道介绍中国鲎味美好吃,外籍商人意欲进口借以牟利。叶教授当时正在研究中国鲎的人工繁殖问题,读此消息后甚是担忧,立即打电话到主编室。“还好主编懂轻重,第二天保护中国鲎的倡议就登出来了……”说到这,叶教授不禁轻嘘了一口气。

在今天的学界,当多数人认为石斑鱼是广东最具发展前途的产业化鱼类时,叶教授经过严谨分析相关数据材料,坚持“军曹鱼与罗非鱼才是广东最具发展前途的产业化鱼类”的观点。因有科学的数据和坚实的理论依据,叶教授成功地转变了人们的看法并最终申报通过了“863计划”。但是,当计划付诸实践,叶教授不免又有新的忧虑了:一是国际市场尚未打开,与外国人争夺国际市场仍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二是饲料问题,这一空白目前还没找到适当对象来填补。看来,人总是为自己衷情的东西所苦恼。而不少的乐趣,不正是从与苦恼作斗争的过程中产生的吗?

叶富良教过的学生莫不对他严谨的治学态度肃然起敬。“在打印图表时,仅仅因为某个小数位有点出入,他也要求重做。”“他办事从不拖沓,在实验室、办公室工作通宵是常有的事。”他的一位学生一说到恩师就滔滔不绝,全然忘了过两天他就要考博。倒是旁边的叶教授着急起来,提醒我们不要跟他聊太久。说得大家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有一句话说:“天使之所以能飞得高,是因为她把自己看得很轻。”这句话用在叶教授身上也是至为恰当的。“全国优秀教授”,“湛江市对虾苗种协会理事长”……这一连串的荣誉与头衔,对于他来说都轻如鸿毛。对此叶教授有自己的说道:搞研究是为了完成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而决非为了获取荣誉;荣誉不该成为前进中的包袱。

叶教授这一代知识分子身上,总有很多令我们年轻人惊异的品质。当从叶教授口中听到“信仰”这个对我们来说已经有些陌生的词时,我们的心被深深地触动了。“人应该有自己的信仰才能走得远,”他说,“我一个农村的孩子,是靠了国家的政策好才能读得上书,才能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才有今天的成就。所以我一直有一个信念,就是要为党、为国家和人民服务。”

叶教授的语气和声调中,有一种发自肺腑的真诚。这真诚,促使我们在走出叶教授办公室很久以后,还在静静反思自己的人生。

关键词:叶富良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