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刘志刚:从潮汕平原的一介穷书生到今天的大学名师

2009-10-27 15:15:44 作者:张松源 来源:文学院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刘志刚,男,1963年7月出生,广东省潮州市人,教授,硕导,中国贝类学会理事,水产养殖学科专业建设首席教师。研究领域:贝类养殖技术、贝类遗传育种。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各类科研成果奖6项:其中,国家海洋创新成果奖二等奖1项、广东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2项、广东省农业技术推广奖二等奖1项、湛江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1项。 “《海产经济动物增养殖学》课程建设与改革”及 “《水产养殖专业实验实习教学创新体系的建立和实践》”等教改项目均获广东省教育厅教学成果二等奖及校级教学成果一等奖; 2007、2009年被评为校级优秀教师;2008年获“师德标兵”、“师德个人”、“优秀教学质量奖”、“科研积极分子”等荣誉,2009年获“南粤优秀教师”、校级及省级“教学名师”。 发表学术论文30多篇,其中SCI 2篇,一级刊物8篇,核心刊物20多篇。近3年来共主持国家级、省部级、市厅级各类研究课题12项,取得科研成果三项。“东风螺规模化人工育苗和养成技术研究”及“墨西哥湾扇贝养殖技术研究”成果推广遍及华南三省沿海,使北部湾沿岸水产养殖业增加了2个新的养殖品种,并均达到了产业化的水平,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北部湾转产转业渔民再就业和二次创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

刘志刚教授在给本科生讲课 曾昭茂/摄

说起成绩、表彰,刘志刚轻描淡写,不愿“纠缠”;说起生命中的故事,刘志刚却是滔滔不绝。其实,用不着撕掉神话和外衣,本来他的生命就犹如抛出去的铁饼,掷地有声……

英雄不问出处

1963年7月,潮汕平原的一户贫困家庭诞生了一个名叫刘志刚的孩子。
    谁可以为一个孩子诉说苦难?奔流奔流,那滔滔的韩江水,是潮汕平原的留声机。它记录下一个孩子多磨难的童年——冬天穿着爷爷留下的破棉袄;晚上干手工活到十二点,第二天还要起早摸黑准备上学。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肩上横着一条扁担,却是七八十斤重,还要跑到几十公里外的地方去施肥。甚至,他还用笼子挑捡猪粪,卖个低贱的价钱来养活自己。这就是童年的刘志刚。

1980年,刘志刚作为韩江东岸唯一考上大学的农村孩子,震惊了当地民众。当时唯有胆量大和信心强的人才敢报考大学,更多的人都是选择报考中专。然而,从此“大江东去我独西”,他跑到粤西的湛江水产学院,一呆就是三十年。其实,三十年前,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阴差阳错地改变了刘志刚的命运。

临近大学毕业,刘志刚面临就业方向的选择。那时,家里发来一份六个字的电报:“留校远省厅好”。由于家境贫穷,本来想表达“留校远,省厅好”这样意思的,便省略标点符号。然而,刘志刚却理解成“留校好,且远远在省厅之上。”本来,刘志刚也是打算留校工作的,这更加坚定了他这样的选择。后来,回到家中,家里人才知道刘志刚并没有选择在广东省渔业厅工作,而是留在了湛江水产学院。

就这样,一个标点符号,改变了刘志刚人生的轨迹。从攻读学士学位到以后的毕业留校任教、科研开发,刘志刚学习工作的地方都是在广东海洋大学。

1987年,刘志刚在养殖场认识了他生命中的另一半。由于当时生活比较拮据,刘志刚给对方的婚姻聘金只有十块钱,而且是很不好意思地叫别人拿过去的。然而,女方送过来的却是一百块钱的婚姻聘金。这给刘志刚当头一棒。他想,拥有一身知识,怎么就两袋空空呢?于是,刘志刚痛下决心,决定干一番事业。然而事业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为了节约经费,育苗池简陋低矮;为了观察贝苗,刘志刚几乎每次都匍匐进去;为了贝苗育出后适于生长,他采用冬季育苗,时常在除夕还蹲在池边守候。

说起北部湾,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

1996年,刘志刚引进新贝种,在南三岛试验,然而一场17号台风,让这一切心血几乎毁灭殆尽,损失十多万元。第二天,在极力搜救下才找到幸存的几笼贝苗,但总算是保住了科研成果,避免了颗粒无收。2003年,投资一百多万的扇贝养殖产品在一场强风暴下,被刮向大海,以致亏损了七八十万。台风刮起的漩涡,在刘志刚心中隐隐裂痛。然而,他没有悔恨自责,而是在思考着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管理问题?还是技术问题?为什么我不能赶在台风之前就收获呢?”后来,刘志刚才知道,既不是管理问题,也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在与购买商洽谈价格时,双方争执不下,在展开拉锯战的同时,却把台风“拉”来了。

刘志刚,枕着涛声长大的孩子,并没有被磨难压倒,拼搏的热情也没有减少。他像其他潮汕人一样富有冒险坚韧的精神。由于长期与风浪搏击,在海洋文化的熏陶下,潮汕人的思维是流动的,他们相信“爱拼才会赢”。而刘志刚也用行动证明了,什么是潮汕人不服输的劲头。

2000年,中越两国签订协议,对北部湾的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进行划分。一群群以船为家、以捕渔为生的传统渔民,无奈“退役”,洗脚上岸,另择生计。这给我国北部湾几十万渔民带来暂时的困难。就业与稳定,渔民如何成功转产转业,成了当时迫切研究的课题。就在那时候,刘志刚主持的“墨西哥湾扇贝养殖技术研究”成果面世了,成功解决了3000多个渔、农民劳动力长期就业和97.1万人次临时就业的问题,为北部湾转产转业渔民再就业和二次创业作出了重要贡献,成为一项惠及民生的工程。

北部湾的渔民从过去的慌张无助到现在的安居乐业,可以说,刘志刚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

其实,取得这样的成就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水产养殖是一个艰辛的行业,科研工作甚至需要冒着生命危险。几次在海上死里逃生的经历,在刘志刚的生命中刻下了特殊的记号。1987年,刘志刚在广西的钦州市珍珠场做课题的时候,由于科研需要,急需从防城港运载鱼苗到钦州港。然而,途中大风大浪,船越漂越远,幸好船夫技术好,才躲得过这惊险夺魂的一劫。2004年,刘志刚雇了一条渔船运载贝苗,从遂溪的草潭镇到北海的涠洲岛,经北部湾时,海面大风旋起,风雨交加,船只颠簸得厉害,随时都有被掀翻的危险。随行的同事们由于晕船,很快都趴下去了。船上,只剩下唯一不晕船的刘志刚在拼命地抢救贝苗。

“科学家哪有那么好当的,慢慢摸索”

2007年10月,陈静(刘志刚老师的研究生)由于刚接触实验,做了一周实验没有任何结果,手足无措,便很委屈地给刘老师打电话。刘老师像父亲一样地开导,鼓励道:“科学家哪有那么好当的,慢慢摸索”。

为了不让研究生为吃饭发愁,更安心地做实验,刘老师给学生的生活补助每月为400块钱,这在海大是不多见的。学生的电脑坏了,刘老师亲自把他办公室的主机从霞山送到主校区的海霞大院。

刘志刚永远那么充满活力,被学生们称作“铁人”。 与刘志刚老师相处已经三年的陈静,依然清晰地回忆道:“我的毕业论文他帮我修改了好久,有一次修改到晚上十二点半,刘老师依然很耐心地告诉我哪个地方应该修改。我累得都趴在桌上了,他就给我用红笔标出来;为了一个项目,老师怕我们偷懒,就让我们去他办公室看着我们一起弄,我累迷糊就先睡觉了,我走的时候是半夜两点半,刘老师说他还要等会儿才睡。”

“刘老师不管干什么事都很有劲头,吃饭也是,他吃饭的时候对饭呈半包围状态,像打一场战役似的,很有兴趣很喜爱地研究着然后使劲地吃下去。”

“我们做实验所需要的试剂和仪器,只要需要,不管多贵都给我们买,他要求我们做实验的时候一定要认真,就连蒸馏水都嘱咐我们要看着烧。”

刘志刚对学生深深的爱,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源于老一辈教师熊大仁教授(我国现代人工珍珠养殖创始人之一)和蔡耀国教授的深刻影响。熊先生,在抗美援朝时期,曾主动向组织请求将他的二级工资降为三级。1981年9月9日,熊大仁先生因心肌梗塞不幸去世,除了留下一大堆书籍和破旧衣物外,别无他物。

这一年,十九岁的刘志刚正读大二,虽然与熊老师接触的时间不多,但熊先生的师者情怀、学者风范犹如丰碑,至今仍然深刻地影响着他。在回忆熊大仁教授的时候,刘志刚的眼神似乎在看着遥远的过去,仿佛昔日的某种情感仍然在内心深处流动。

蔡耀国教授带领刘志刚搞科研的时间长达五年,其敬业精神以及雷厉风行的性格给刘志刚留下的印象最深。蔡教授严格实行上下班制度,实验室又规定必须经常打扫,保持宽敞明亮和一尘不染。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在刘志刚身上得到了体现。在实验室采访的时候,刘志刚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实验室有点腥,打开排气机吧”。刘志刚示意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说。

“以后不要回来算啦!”

刘志刚治学严谨,甘为人梯,每篇文章的发表都要与学生面对面地修改。研究生陈静,曾有一篇文章,在其指导下修改了23次,同学们调侃说:“你的老师厉害啊,乔丹23号的队服都让你们修出来了”。有一次,刘老师打电话问陈静有没有翻译软件,陈静以为是英汉互译的那种;刘老师很耐心地说:“是汉语解释汉语的汉语词典”,他要弄明白汉语的意思。

严谨是治学的一个基本要求,可在浮躁风气盛行的今天,严谨似乎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近三年,刘志刚承担的教学工作量达到3674.3学时,年均1224.8学时。其实,多年前教育部曾明确规定,如果教授连续两年不承担教学任务,不为本科生上课将转为研究员,不能做教授,同时规定教授一年必须完成400学时的任务。这,刘志刚不仅做到了,更是在时间和精力上做出了极大牺牲,其教学工作量是教育部规定的3倍还多。

今年,在广东省第五届高等学校教学名师奖的候选人简历中,刘志刚写道:政治面貌——群众,行政职务——无。

科研和教学对刘志刚来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有的人羡慕刘志刚很年轻就评上副教授、教授,拿到一项又一项的课题,同时创办自己的产业,真正体现了学校倡导的“三能”人才(“能安心、能吃苦、能创业”)。但是,在这光环的背后,各种甘苦只有刘志刚自己最清楚。

1989年,刘志刚结婚,但是由于忙着打拼事业,对妻子照顾不周,以及妻子本身忘我工作的劳累,最终刘志刚的妻子生病了。三年前他们才有了自己的孩子。令人庆幸的是,刘志刚与妻子共同搀扶,殚精竭虑,终于创办了银浪公司。这是一家集海洋生物研究、开发、加工和贸易为一体的公司,为产学研提供了一个优越的平台。有了孩子,这是刘志刚前半生最快乐的事情。但是目前,刘志刚还是忘我地搞科研工作,极少陪伴家人,三岁半的孩子生气道:“你老是把我们两个人丢在家里,以后不要回来算啦!”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刘志刚说他没想过退休后做什么,因为他永远在路上,在路上……

同事眼中的刘志刚

一系列的科研成果奖是刘老师创新成果的最好证明,在这里我想到了他的“银浪海洋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我校水产学院养殖专业的很多学生在该公司的“水产种苗场、贝类增养殖基地”完成生产实习与毕业专题工作。它不但部分缓解了学校校外实习基地与实习经费的不足,更是成为“产、学、研”相结合的三能人才培养与科技成果转化的摇篮。这种创新型的人才培育模式正逐渐得到学校与社会的认可。
                                     ——刘建勇(副教授、博士)
                                          
    以课本理论为基础教材,他以丰富的生产实践经验及研究心得、研究成果为活教材,以学科国内外发展动态为方向进行教学,使学生掌握理论基础知识的同时,还学到教师的专业生产经验和学术思想,并及时了解本专业的发展动态,大大增强学生对专业的信心,使学习专业知识兴趣得到进一步加强,深受学生欢迎。
                                    ——王辉(教授、博士、硕士生导师)

刘志刚老师为人热情,乐于帮助有困难的青年教师。2008年6月,我博士毕业回到海大,计划做一些科研,但没有科研经费,很是发愁。刘志刚老师得知后资助了我科研的全部费用,使我在科研上开始起步。生活中,我依然得到刘老师热心的帮助,在我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他能够从自己公司的流动资金拿出2万元,解决了我买房子的燃眉之急。
                                                                                                               ——栗志民(博士)
 

(校报编辑:孙前)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