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三十二年,点点滴滴珍珠情——访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符韶

2009-12-21 15:42:13 作者:吴春芳 许妙施 来源:校报记者团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符韶老师在举办珍珠养殖技术培训班

如果可以用时间定义一个人的执着,三十二年的不离不弃无疑是个见证。符韶就是这么一个人,他从1977年至今,三十二年如一日地致力于珍珠养殖科研工作,三十二年穿梭在生活、工作环境艰苦的科研与技术推广工作的第一线之中,三十二年奔跑于技术研究、示范推广和技术培训之间。在漫漫人生路上,他与珍珠结下不解之缘。

无心插柳柳成荫

一开始符韶并不喜欢水产养殖专业,而钟情于文史和音乐,一度梦想过在艺术殿堂中展翅,但由于家庭背景及社会现实的限制,最终选择就读水产养殖专业。1977年毕业后,24岁的符韶供职于广东省徐闻县水产局,开始了他与珍珠千丝万缕的三十二年情缘。

涉足这个专业领域后,符韶发现,我国技术水平与国外有很大的差距。依葫芦画瓢并不能使我国的水平真正得到提升,关键还得靠自己不断摸索与实践。于是,一种强烈的责任感油然而生,他认为自己既然进入了这个行业,就应该全身心地投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学有所用、用有所为。

就这样,符韶便开启了他的珍珠人生之旅。他主持珍珠育苗、珍珠插核育珠等项目的研究与生产,悉心照顾着一池池亲手培育出的珍珠贝苗。气候骤变,他蹙眉不展地担忧;瘟疫入侵,他千方百计地应对。他说,当一颗颗晶莹光亮的珍珠成为自己技术成果的见证时,特别是获得 “水产科技先进工作者” 荣誉称号时,职业的成就感更是强烈。他知道,他是离不开这个行业了。

1991年,为了给自己筑就更好的施展舞台,符韶走进“中国珍珠的摇篮”——广东海洋大学,成为该校珍珠研究团队的一员。从此他更是如龙归大海,尽情地发挥着自己的才能。他以更坚定的步伐沿着自己的心路一步一个脚印地迈进,不知疲倦地用科学实验、技术研究、示范推广、技术服务、技术培训来实现自己的愿望与追求。近年来,主持和参与研究的科研课题达30多项。特别是对“广东省珍珠养殖标准化示范区”课题做标准化技术研究和示范推广的同时,制定广东省地方标准10多项,成功举办珍珠养殖技术培训班12期,培训学员1200多名。通过三年的技术培训与示范推广,实现了湛江珍珠产业年均产量增幅14.8%;年均利润增幅32.51%,年均出口创汇增幅45.86%的显著效益。促进了以种苗生产、珠核加工、珍珠饰品及系列产品加工、珍珠出口贸易、养殖设施制造及加工业等产业链群的形成,并由此创造了南珠产业三年共创社会总值17.33亿元的巨大效益,实现了产业提升。

符韶常说:“有耕耘就有收获,有付出就有回报。”三十二年的耕耘与付出,使他从一个求知的学生成为一个颇有学术与专业技术造诣的教授级高工,并多次获得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在科研方面更是硕果累累,主要有国家海洋局海洋创新成果奖二等奖1项、广东省农业技术推广奖二等奖2项,获成果鉴定2项,发明专利2项,发表学术论文20多篇,协助地方政府积极申报并获准“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一项,协助企业申报并获准“国家级珍珠贝良种场”一项。今年6月,符韶获得“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的荣誉称号。这对于研究者来说,无疑是很高的荣耀。但符韶只是轻松带过说:“惊喜是瞬间的,最重要的是收获。”

梅花香自苦寒来

成功从来就不是偶然的。符韶出生于湛江一个农民家庭,在六七岁时每天早晨上学前都要捡一担猪粪给母亲验收,放学后又立即开始田间的劳作,甚至在高中毕业后,由于担任支部书记兼村长,白天没空,常有夜里为自家农事劳作到半夜两三点的经历。这样的生活背景培养了他吃苦耐劳的精神。他调侃自己,一辈子是吃苦的命。他回忆道,一次他从海南回来,脚跟不小心被摩托车刮裂了,到医院缝了10多针,回来后让妻子背着到校医务室打针、换药,持续了一个多月,在还未痊愈的情况下,海南又有一大批珍珠贝苗急需打理,只好带着伤痛乘船前往海南,不巧上船时拉伤了伤口并且淋了雨,伤口发炎。结果,前前后后共注射了五十三天的青霉素。

在符韶看来,苦也是一种营养,关键是能不能吸收。他在做海洋资源调查时,与一位同事沿着徐闻海岸走了二十多天,经常是每人拎着几个馒头一壶水一走就是一整天;在徐闻搞对虾育苗时,连续九个月中午不休息,晚上也只睡三四个小时;到海南购运对虾时,他连续在车上度过十五个日夜;碰到育苗需要催产或突出换水时,他便通宵工作……然而他非但不抱怨,还认为在苦中滚打让他得到更深的领悟。他说:“吃苦是人生的一种资本积累。正确对待吃苦,可以净化灵魂,磨炼意志。”

“除了能吃苦,搞科研还要耐得住寂寞。”符韶强调。在广东海洋大学珍珠试验站的十五年记录着他向科研一步一步迈进的足迹,但同时也是他人生中一段不为人知的艰苦岁月。当时,实验站地处偏僻,交通通信非常不方便。刚开始跟他一起工作的七八个人,都坚持不下去,一般也只是呆了三四年,而他一呆就呆了十五年。在艰苦的环境里,经常是他一个人和一只狗相伴度过一两个月。其中一次,他的妻子生病了,想打个电话回家问候,结果跑到陵水县却无法拨打,无奈之下只好赶到远距70多公里的万宁县城打,拨完电话后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就得往回赶,回到试验站已是深夜12点半,迎接自己的也只是那条同样孤独的狗。

符韶是个善于苦中求乐的人,他通常选择音乐排遣内心孤独与压力,他认为只有歌声才能使他进入忘我的境界。同时,他也喜欢阅读文学、历史、人物传记和玄学方面的书籍,算是弥补曾经的“遗憾”吧。

路漫漫其修远兮

“东珠不如西珠,西珠不如南珠”。曾经名扬四海的南珠,如今一蹶不振,陷入高产低值、效益下降、市场竞争力不强的困境。据《流沙南珠发展状况调研》显示,我国珍珠产量虽占全球95%,但产品销售收入不到十分之一,中国珍珠已跌入有“名”无“利”的“高额陷阱”。1998年还因品质过差被“世界珍珠节”拒之门外。珍珠产业产能效益不如人意,加上前两年两场特大暴雨的毁灭性打击,更使村民对珍珠养殖失去信心,纷纷脱离这个行业。据调查,曾经经营珍珠养殖的珠农,近90%都转向经营扇贝或鱼虾养殖,有些养殖户甚至把马氏贝养大直接卖作食用。66.67%的村民表示已改变养殖方向,减少风险;23.55%的人决定放弃养殖场,选择转行;只有10%的村民愿意继续养珍珠。

 符韶为自己从事三十二年的珍珠产业遭此重创感到痛心疾首,他密切地关注着珍珠养殖何去何从。在《关于南珠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思考》中,他从南珠产业的历史渊源、产业特色、自身优势、产业现状、存在问题、应对策略、发展前景等方面进行深刻的剖析和系统论述,为南珠产业把脉确诊、开方定剂。他提出:加强区域规划与容量管理,实行科学养珠;加速良种选育与新优品种开发,提升南珠品质与效益;提高从业人员素质与技能,推广规范化养殖;注重技术创新与新产品开发,提升南珠市场竞争力;加大协调与监督力度,促进流通市场的规范有序;扶强龙头企业,促进南珠产业向集约化方向发展。

“路漫漫其修远兮”。面对南珠产业存在的种种问题,符韶选择“上下而求索”,他依然每天推迟下班,依然常常通宵熬夜,依然节假日不休息。撰写论文、申报课题、技术研究、示范推广、技术培训是他生活的主旋律,他的珍珠人生之路,将会一直延续着……

                                                  (校报编辑:孙前)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