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丹心飞扬挹桃李 笔墨酣畅写春秋——访我校光电科学系主任周瑞华副教授

2010-06-11 09:30:24 作者:陈亮、张国金、徐荣祥 来源:校报记者团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四诗风雅颂,三光日月星”,无论是远古的夸父追日,还是现代的神舟问月,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类对光的追求和探索从未停止过。在我们身边就有一位与光结下不解之缘的人,在近三十载的教学生涯中,他用对事业子规啼血般的忠诚谱就了一篇篇不凡的乐章。他,就是我校物理与光电科学系主任周瑞华副教授。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与多数同龄人一样,他也有很曲折的生活经历。小学刚毕业时,正好爆发文化大革命,在无休止的学工、学农、学军活动中,周瑞华懵懵懂懂完成了初中学业。高中毕业后,他下乡做了三年的农民。三年艰苦的知青生活,使他不仅学会了所有的农活,也让周瑞华在贴近社会最底层的生活中学会了做人。招工回城以后,他被分配到建筑工程公司,做了一名距离太阳最近的工人。后来由于表现突出,他再次被派遣奔赴农村,成为100多名知青的带队干部。

艰苦的基层生活使他见识了生活的残酷,炼就了坚强的意志,也培养了他对生活严谨的态度。

刚下乡时,他和几个知青在棉花地里间苗,为了保证留下最壮的苗,他们小心翼翼精挑细选,这种作业严重消耗了他们的体力,为了保证质量,最后他们不得不跪在地上,甚至在地上爬行来完成任务。当他们顶着星光回到知青点时,一场大雨不期而至,大雨淋湿了他们的柴火,结果他们连饭也没吃上。

初到建筑公司,他为了学习瓦工技术,在高烧41℃的情况下,坚持跟着师傅上了十二层楼的工作面,最后昏倒在脚手架上,感动得在场的师傅们一个个流下了眼泪。

回忆起当年的生活,周瑞华老师不禁感慨:“跟那个时候相比,现在吃再大的苦也算不上苦,遇到再大的问题也算不上什么问题。”

1977年高考制度的恢复,彻底改变了一小部分人的命运。这年10月,他回公司时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而且同学已帮他报名参加高考。听到这个消息,他喜忧参半,喜的是终于有机会进入梦寐以求的大学校门,忧的是距高考只有一周的时间,考上大学的希望实在渺茫。在短短一周的时间里,他硬是凭着坚实的知识积累和不屈不挠的精神,考出了超出重点线30多分的好成绩,有幸成为七七级这批天之骄子中的一员。

艰苦的生活和曲折的求学经历,使他和他的同学们异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他们只有一个共同心愿,把在文革中损失的青春补回来。为了这个心愿,白天他们奔走于教室、实验室和图书馆之间;深夜他们躺在床上讨论学科问题,针锋相对各不相让搅得全寝室同学彻夜不眠;为了提高数学能力,他不仅做完了《高等数学习题集》的全部习题,还把两本厚厚的吉米多维奇的《数学分析习题集》做了近60%,这使数学系的同学都觉得不可思议。在七七级同学的时间表上,他们没有星期六和星期天,也没有假期的概念。

谈到当年的学习生活,他曾戏说:“当年我们七七级的同学,读书读得疯狂,差不多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在紧张的学习中,他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有效的学习方法和很强的自学能力。他酷爱读书,硬是挤时间读完了在图书馆能找到的所有中外名著。鲁迅、大仲马、莫泊桑、雨果、巴尔扎克…..这些文学巨匠,帮助他对人生有了更深入的认识。

热血丹心育桃李,四季芝兰吐芬芳

大学毕业后他当了一名教师,同时也开始了漫长的“双肩挑”的生涯。他在担任行政管理工作的同时,一直站在讲台上,与自己的专业和学生保持最密切的接触。

近三十年来,他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着,把“教书”、“育人”当成自己最神圣的事业。他勇于承担教学任务,在学校需要开设《气体放电物理学》课程,却苦于没有老师时,他毅然担起重任,凭着坚实的基础和很强的自学能力,深入思考每一个概念、公式和原理,理解并掌握了这门课程的知识体系,圆满完成了学校的教学任务。

他工作十分繁忙,但丝毫不影响他“育人”的热情。接触过他的学生都知道,周老师推崇教育理念是“学高为师、身正为范”,要求学生做到的,自己一定要做到。同时他更注重与学生沟通和交流,关注并帮助他们解决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他向学生承诺,学生给他发的邮件,他一定会回复,如果在邮件里说不清楚,他会找时间约同学面谈。有很多已经毕业多年的学生,至今还和他保持着邮件往来,而他也会以朋友的身份,为他们排解学习、工作、婚姻等方面的问题。

网络的普及为周老师提供了与学生沟通和交流的新方式和新途径。2009年海浪BBS《名师讲坛》栏目邀请周瑞华做客,他牺牲休息时间从当天下午1837分开始连续回答同学们问题直至次日凌晨132分,甚至到7日、八日两天休息时间他仍在回答浪花们提出的问题。短短三天之内,周瑞华“名师面对面”的主题帖的点击量就达到了10100多次,讨论帖达到330余张。

对他而言,教学是他一生挚爱的事业,他曾说:“在教学中混日子,可以瞒过学生,也可以瞒过领导,但是瞒不过自己的良心。我不敢保证自己教学水平有多高,但可以保证没有一节课忽悠过学生”。他对教学对学生的真情付出得到了真情回报。

1988年他做了一次小手术,手术结束后,不断地有学生来医院看望他。住院期间,探望他的学生来了一批又一批,病房里的鲜花换了一茬又一茬。护士不知此人来头,打听到他的身份只是一名“老师”,这让护士们大为吃惊,羡慕不已。

学生对自己的厚爱固然让他感动不已,然而,更让他感动的是同学们强烈的荣誉感。2009年他带领我校2006级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同学去桂林实习,实习之前,他跟同学们说:“记住,出去后我们每一个人都叫广东海洋大学,学校的荣耀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上!”车到桂林,虽然在火车上颠簸一夜未眠,但同学们很有秩序的排队上公交车,在车上,同学宁愿站着打盹,也没有一个人去坐空着的老幼病残专座。在实习基地,同学们认真地做笔记提问题,使刚从日本回来的总工程师忍不住称赞海大同学:“没想到你们广东同学如此专业,如此敬业,问题提得如此深入,了不起!”

心系科研拓荒原,情注教学谱新篇

对于每一个开拓者而言,做事情难,把事情做好就更难,周瑞华老师对此深有体会。长期以来,我校物理系的工作一直以教学为主,科研能力不强,科研成果不多。在我们的教育体制及教学评价机制中,物理系的学科建设上不去,就意味着电子科学与技术这个专业无法做大做强,这个专业没有社会声誉,学生就业势必会受到影响。

如何提高本专业的社会声誉?他想尽千方百计,在校内,他积极积累办学“资本”,增强办学实力;在校外,他积极争取兄弟院校同行和相关企业的支持,把别人的优势和条件变成我校的“办学资源”。

我校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开办九年,只有一个校外实习基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完成教学任务同时,他想方设法建立实习基地。但是建实习基地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好难,难得让人辛酸”。去年一年,他跑遍广州、深圳、武汉、广西等多地的相关企业。除了评估企业的实力外,更多的是要接受别人的选择,据他回忆,去企业常常是连别人公司的大门都进不去,甚至有保安以为他就是一个搞推销的,有时即使找到了相关人员,别人也不愿意多谈,企业谁也不愿意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但这些都没有难住他,再大困难他都咬牙撑住。每到一个企业,他都力图用自己的真诚、自己的微笑和自己的学识,去影响去感化企业家们,争取别人的支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仅去年一年,物理系在学院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新增三个校外实习基地,一个产学研基地,他新出版了一本《大学物理实验教程》,还当选为教育部《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协作委员,广东海洋大学也当选为广东省物理学会理事学校。他还申请到拥有30万科研经费的省部产学研课题——《LED阵列型紫外光胶水固化光源系统研究》,成为物理系历史上一项开创性的突破。

谈到我校目前教学、科研和学术氛围时,他说:“我校的确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例如学校管理体制不是很完善,教学、科研中也有一些急功近利、急功好利的现象,但这只是每所学校都正在面临的问题。我们更应该看到海大老师们的积极进取,无私奉献的一面,更应该看到海大学子奋发向上、强烈求知和改变现状的一面。只有看清海大的主流,才能对学校的发展有信心”。

耕耘教坛近三十年,周瑞华一直在不断更新自己的教育理念、教学观念,一直在不断地思考学生想要什么、需要什么。听过周老师课的同学都知道,每学期的第五、六周,是他征求同学对教学意见的时间,他会根据大家的建议,调整自己的教学进度和教学方法。他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老师要为学生的成长服务,关健是如何提供高质量的服务”。

在周瑞华老师眼里,有渊博学识,懂教学规律,能为人师表,有强烈服务意识的老师是真正的“好老师”;学习目标明确、求知欲望强烈、有良好的创新意识和创新能力的学生是真正的“好学生”,而积极奋发向上的精神,对“好老师和好学生”来说更是必不可少。他说,学生不是简单的接受知识的“容器”,教学过程必须要有“教和学”两个方面的积极性,要满足学生的求知欲,老师只会点鼠标是不行的,这既是对学生不负责,也是对自己不负责。他也一直在践行自己的教学观,不断地努力帮助学生发掘自己的潜力,帮助他们打造属于他们自己的一片天地。

几度风雨几度春秋,近三十载的教学生涯中,自己头上不断增多的白发见证着周瑞华老师的辛勤和付出。如今的周瑞华可以说是教学、科研双丰收,然而在他看来,自己只是一个谈不上有成就,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师,正如他时常跟学生说的那句话:“其实我很草根……”

(学院新闻主编:曾令梅)

关键词:丹心桃李笔墨

相关文章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