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仁者不凡——记罗声彦副教授

2010-09-14 16:38:53 作者:海浪传媒 来源:宣传部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采访罗声彦老师是在他家,一个简单清雅的小居室里,我们展开了一幕温馨的采访。一进罗老师的家,两杯飘荡着茶香的茶水经罗老师夫人的手递到了我们面前,透过屡屡的上升的白烟,我们看到了罗老师一张微笑着的慈祥的脸。一头的耀眼的银发仿佛将我们带入了他不一样的教学生涯中去。

罗老师,广西省人,马列专业副教授,1951年开始从事教育行业,1956年来到湛江任教,直至1995年退休。罗老师一生教过不同年龄段的学生,据他的话说,就是除了幼儿园,他什么都教过了。说完就自己大笑起来,我们也被他的话逗乐了。

言归正传,当问及他对海大的巨大变化有何感想时,罗老师很有感叹,他说,那个变化是相当地大啊。他深刻地记得那时任教于湛农时,教学条件艰苦,上个规模大一点的课是在一个大茅草房里进行的。现在重游海大,仅仅房子就变化很大啊。

罗老师教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与政治经济学。说到上课,罗老师如讲故事般跟我们说到:“以前上课啊,每每下课后,就有学生围上来问我接下来还有没有课,我回答没有,然后又反问学生们:‘那你们接下来有没有课啊?’学生们也应到:‘没有,那老师,我们一起来聊聊吧?’哈哈,然后我和学生们就在一起聊了起来。我跟他们聊聊人生啊,聊经历啊……”说到这,罗老师微微笑一脸幸福的样子,仿佛回到了从前。

老师说自己的经历是比较坎坷的。他向我们讲述了文革中那刻骨铭心的过去。大家都知道文革期间,对文人对老师的迫害是十分巨大的,最倒霉的是出身于大地主家庭的老师。幸运的是,罗老师是城里人。虽然能逃过一劫,但出于正义感他却无法让自己保持沉默。他觉得对那些出生于地主家庭的老师来说,批斗他们,迫害他们是不正确的,是违反了中央的指示的。当时上头要求不要犯了血统论,可现在硬是把地主家庭背景的老师强逼回家就是违反了这一条。罗老师为受难的同事讲话,批评发动此事的群众。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不幸。原本出生城市的罗老师,第二天居然被大字报写成他是隐瞒家庭成分的罪人,是富农兼地主,同时失去了原本正准备被保送去去北京当代表的机会,一个500人挑一的机会。述及这次挫折,没想到罗老师笑了:“当时我就笑他们,说他们连富农和地主的顺序都没弄清楚就写出来,哪个范围大都没搞清楚。”说完就笑起来了。然后他又讲到自己被批斗过,被绑过,以致被“贬”去教初中。

在回忆这些苦难的日子时,罗老师总是带着一种轻松淡定的笑。他不去记恨,因为仇恨只有让人更痛苦。就算遇到以前批斗过他的人,他也不计前嫌。因为他明白,在特殊的年代,时事是一种历史的趋势,而不是个人所造成的,所以他不怪任何人。有时他还想到,在文革中,有多少革命先辈受了多大的冤屈,刘少奇都被批死了,而他,罗声彦,还能捡回一条命,就算不错了。说完,罗老师又习惯性的笑了起来。我们听着他曲折的人生,只有点头表示我们的敬佩,却笑不出来。一个在特殊年代不求自保还为受难同事挺身说话的人民教师,一个在危难年代还坚强乐观的人民教师,一个到现在仍不计前嫌的待人宽容的人民教师,他的学生一定也会在潜移默化中接受着这种高尚的熏陶。罗老师希望学生们在受到挫折时要宽容,特别要感谢挫折。他慈祥的身影在我们眼中更显高大。

罗老师,你的笑里透着你的幽默。您那点作业不点名的有效方法,您那上课讲笑话来判定学生们是否有认真听课的方法,也无不显示着您聪颖的教学思维。你的学生们35年的聚会都不会忘了叫上您。可见您是成功的。

现在,虽然罗老师不再站在讲台讲课了,可是他仍希望学生们能像他们那一辈人一样,把握好每天的学习时间。周一至周日都是充实的,都能自主地学习着。知识总是在不断更新,要跟得上就要不断地学习。
同时罗老师希望我们大学生不要对自己的评价过高,他认为,能力的表现与提高是双向的,学校和学生都要互相促进。每个人都想跟个好领导,可是前提是自己的能力搭得上。所以不要只想着靠领导,自身价值的体现最终要靠自己。

结束了难忘的谈话后,罗老师客气地将我们送出到了门口。仍是那慈祥的微笑。我们渐渐远去,回望他的身影,觉得那不单单是一位智者,更是一位仁者!

(党群新闻主编:张艳梅)

相关文章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