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学校主页

俯首甘为孺子牛——秦步高教授的执教生涯

2010-09-14 17:13:44 作者:海浪传媒 来源:宣传部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离开教师岗位14年了,从教育的第一战线退下,秦步高教授的身影,已淡化在一批批学生的新旧交替中。作为培养国家栋梁的园丁一份子,秦教授在教育的花圃里默默地挥洒了36年的青春。

听到我们要来他的家里,秦教授站在门口等我们,热情的招呼我们进到屋子里。一番问候过后,秦教授走到了厨房给我们洗杯子盛水。因为外面下着雨,屋里的光线显得昏暗。屋里的家具朴实简单,但摆放得整齐简洁。在我们面前的桌面上,一个放大镜压着一份湛江日报,在桌子的底架还有厚厚一沓摆放整齐的报纸。

一路走来,艰苦颠簸

坐下以后,秦教授努力地回忆有关他的那些经历,给我们娓娓道来:

1935年出生在广西的一个农村家庭;

1952年在广西的一间农业学校学习了3年,之后就出来工作了1年;
1956年,参加高考并且考入华南农学院(今华南农业大学前身),并且学习4年;

1960年来到湛江,在华南农学院湛江分院(湖光劳动大学前身)任教师一职;

1962年在上级组织部的通知下调去茂名高州县一所职业技术学院担任教师,并担任园艺系副主任一职;

1978年,地委组织部下达通知调回湛江农学院(湛江农业专科学院前身)工作,之后一直在湛江农业专科学院(湛江海洋大学前身)工作(湛江农学院之后改名为湛江农业专科学院);

1996年正式退休。

用秦教授的一句话概括他的教师经历,只能是“一路走来,艰苦和颠簸。”由于退休已久,加上年纪变大,秦教授记得的东西也不怎么清晰了,为此,秦教授还跟我们道歉。

不求功名,默默耕耘18载

在湛江农业专科学院的教学中,秦教授和其他几位老师一起建立了园艺系,并且主要发展果树栽培这个专业。作为新兴的专业,秦教授和其他的老师花费了很多心血,设备、教材和教学经验都是靠自己探索和积累出来的。之后,秦教授还参与了全国性中专的教材《果树栽培》部分编写,总结出自己的一套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说起园艺系的发展,秦教授深有感慨。“当初5、6个人建立起园艺系,每个人身上的工作都很多,还要给同学们备课和讲课,工作量相当的大”,接着说,“每天的课都排得满满的,一个星期的假期最多也是一天,有时候半天,常常是没有假期,而且工资待遇也是很低的。”虽然工作量很大,工资待遇很低,秦教授还是坚持每天备课,给学生传授知识,经常带学生去果树农场参与实践操作,真正让学生获得知识。这一过,就是18年。

秦教授的考试题从来不会出难题和偏题,对于自己学生上课的要求很严格,秦教授说过:“考试只是一个形式,只有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和实践中的成果才是真正的成绩。”对于个别成绩没有赶上的同学,秦教授个别辅导,直到学生学会为止。

秦教授说:“我没有什么研究成果,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对学生的栽培和对园艺果树栽培的研究上。对此,秦教授只是笑着说:“我只是把自己的学生教好,把教育的工作做好,这样就足够了。”

乐观心态,清享晚年

退休以后,秦教授到珍稀水果研究所工作了一年,后来因为年纪偏大的原因,加上自己也力不从心,于是过上了平静的晚年生活。“退休以后,党委和学校领导对他们这些老干十分关怀,从生活的各方面都提供服务,每年都有老干处的人来探望。”秦教授说,“现在老了,不像以前那样整天都在忙,有时候在家里呆久了还会想起以前工作时候的充实。”

退休以后的秦教授找了许多活动来丰富自己的生活。早上踩单车晨练,跟其他的老人在人民公园打太极,已经坚持了10多年,最近和老干们一起学唱歌,生活过得简单充实。“人老了,心态不能老”,他笑言,“前段时间还有一个新疆的旅行,因为人数没有凑够,可惜了没有去,下次有机会一定要去玩玩。”

小小希冀,寄托海大

说起学校的变化,秦教授感触良多:在我教书的时候,学校还是几座老房子,果树遍布后山,现在呢,老房子早就推倒了,教学楼又高又新,学校发展得越来越好了。他还希望我们这些在校大学生要不怕困难,多实践,脚踏实地学好基础知识,这样对以后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

离开的时候,秦教授送我们到门口,还叨叨的说着“让你们辛苦的来一趟却没有获得什么信息,真的不好意思。”记者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门关上了,秦教授慈祥的面容和和蔼的微笑却永远留在了我们心里。
 

(党群新闻主编:张艳梅)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 验证码: